小雅_人活着就是为了Dr.罗曼

挖坑不填的前文手→现咸鱼脑洞手,各种安利都能莫名其妙地吃下去,无死线=无坑品
漫威/HP/APH/LOTR/星战SW/FGO,目前主ES红月推/FGO医生厨,红月一家世界级可爱,我永远喜欢罗玛尼阿基曼(。)

【原创】Hiding in the shadow {1}(试发版/HE)

    【1】

 

    欧比旺·肯诺比盯着墙上的全息播放器。

 

    他也许已经保持这个姿势几十分钟了,但谁在乎呢。

 

    希瑞死了。

 

    他看着她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样子,他就这样半跪在希瑞·塔奇身边,亲眼目睹她的生命逝去。

 

     和希瑞在一起的时光太过遥远,并且短暂得让他感到陌生。欧比旺不知道,如果是二十多年前的他,会不会顾一切地将光剑砍向那个赏金猎人——为什么不呢?

 

    你知道答案,欧比旺·肯诺比。绝地嫉恶如仇,但他们不会被恨意蒙蔽双眼。

 

    马格斯是个冷血的恶魔,但他不是。永远也不会是。

 

     他揉了揉太阳穴,把思绪从片刻的胡思乱想中坚定地拔出来,如同奎刚·金曾教导他的那样。欧比旺的眼角瞥向播放键,随即伸过手去准确地摁下它。蓝色屏幕弹开,全息网上例行播放着战况。

 

     他依稀听见了自己和安纳金的名字。虽说主播的声音不怎么令人讨厌,对于正在冥想的绝地武士还是能起到干扰作用的。但欧比旺对此没有像往常般在意,藏在宽大袍袖里的手臂环抱在胸前,形成一种类似于自卫的姿态。他宁愿嘈杂的大使加加·宾克斯窜出来叽叽呱呱,也不想这个房间的气氛安静如坟墓。

 

     他还有一晚上的时间不用考虑战事,不用考虑明天怎么安排克隆兵的任务,而去想一些其他的东西。可能是直达心扉的悲痛,但不代表崩溃抑或脆弱。

 

    有些奇怪的是,即使是希瑞那双蓝眸子流失光彩的那一刻,欧比旺也并不对于二十年前的决定感到后悔。

 

    长袍里那颗水晶紧贴着他的体温,仿佛灼热的烈火。

 

     欧比旺眨眨眼睛,把一声不合时宜的咳嗽压抑在嗓子里。原力助他敏锐地感觉到有人在靠近。他将手按在腰间的光剑柄上,虽然他清楚这个举动毫无用处。

 

    噢,拜托,他不用转身都知道背后那是谁。

 

    “帕德梅已经睡了吗?”他平静的问道,任学徒熟悉的气息包裹着自己流动,这让他感到莫名的心安。

 

    他的徒弟似乎因为这句话有一瞬间的不悦,欧比旺能够通过纽带感受到,只不过这情绪消失得和它的出现同样快。

 

    “Yeah.  我在所有可能的出口都安排了警戒,R2会整夜守在她身边的。”褐发年轻人像是对欧比旺张嘴要说什么心知肚明,又飞快地补上一句,“得了,Master,你知道我们从未在这方面出过错,R2也在尽他的力。帕德梅不会有事,和你脸上长的胡子一样安然无恙。”

 

     “行了,安纳金。”欧比旺没有如他所愿地笑出声来,扶住额头疲惫地叹了口气。今天发生的所有事完全能让他身心俱疲。“以防万一,今晚我们还是要......”

 

     “保持绝地应有的清醒,不让自身陷入完全的沉睡,像科洛桑保安似的轮流值班。”安纳金怪声怪气地说,大步走到他坐着的位置旁,并无顾忌地摔进沙发里舒展筋骨。欧比旺想皱起眉头,但他怎么也没法对安纳金·天行者的脸发脾气,或是再给他说教些绝地法则什么的。

 

    他的学徒只是在刻意逗他笑。

 

    安纳金对全息屏的方向挑了挑眉,没有征询他的意见就用遥控器让它噤声了。

 

     他们俩都没有主动挑起话题,这显得房间里再次的沉默有些诡异。几年前的安纳金总是有说不完的话,有时候还会和他小小抱怨一下绝地守则里某些规章,不过后者在他做过几次严肃的心理疏导后就消失了。欧比旺曾以为他吸取了教训,但后来时不时发生的状况说明,安纳金并没有试图把精力花在进一步收敛性子上。

 

     自从克隆人战争爆发,他的学徒变得愈发沉默寡言。欧比旺必须承认,战争是拉开他和安纳金距离、让学徒时常陷入焦虑状态的主要因素,虽然这个想法会让他胸口隐疼。

 

     他不愿意直面自己对战前师徒相处的怀念,他心里清楚得很,即使克隆人战争从未发生,安纳金也不再是十四年前那个小不点塔图因男孩了。他强大,聪颖,天赋异禀,他的成长让年长的绝地武士感到欣慰,同时他身上透着奎刚影子的叛逆又让欧比旺心痛。

 

    他们有很长时间没有空闲下来,能够像战争前般毫无隔阂地坐在一起,从未剪断的师徒纽带中感受彼此的存在。

 

    欧比旺的意识流中发生了波动,仿佛就回荡在他耳边里的声音并无意侵入他的大脑。

 

    你爱过她吗?

 

    欧比旺下意识地扭头望去,却没有碰上对方的视线。

 

    你爱过希瑞·塔奇吗?

 

    他的心瞬间沉到了海洋星球的深水底。他的大脑被一股力量压迫着,沉甸甸透不过气来。

 

     他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也不明白为什么安纳金会提这个问题。他提问的角度似乎从未如此尖锐,即使算上侧旁敲击对绝地感情限制看法那一次。欧比旺也无法假装自己没有生气,不失态成了绝地大师此刻为之奋斗的目标。

 

     他爱过她吗?他都能想象出安纳金在质问,声音在他耳中和嘲笑无异,这让他几近窒息。如果你真的爱过希瑞,那为什么不杀了马格斯?为什么你还能波澜不惊?

 

    “不要去想它,从悲剧中吸取教训,如果你不能。”

 

    欧比旺想到尤达在他学徒期的教导,再次稳定并找回了呼吸。

 

    他是个绝地,他的自控力异于常人。他不会放任自己坠入黑暗情绪的深渊。

 

    这不是你该考虑的事。

 

     欧比旺在原力中回应道,竭力装作他对此和表面看上去一样平静。安纳金看着他。他突然感到左膝盖有些发僵,然后保持着麻木的表情站了起来,又不知道这个动作有什么实质上的含义。

 

     “我很抱歉于刚才的逾越,Master。我希望你能忘记它。”他说,声音里破天荒带上了些悔意。他移开那称得上灼人的目光,而这足以让欧比旺好受得多。“我会在三小时后和你替换。”

 

     当睡意全无的欧比旺斜靠在床上时,安纳金正走向落地窗户,看样子是准备用冥想来打发时间。他背对着房间内的一切,卷曲的棕褐色发丝被映照得闪闪发亮。

 

    “我在这里,Master。”安纳金喃喃道。

 

    像是害怕欧比旺没听见,他稍提高了声音。

 

    “我在这里,欧比旺。”

 

      TBC.

 

      这里入坑一个月的新粉,LOFTER刚注册十几天。心血来潮想试试码个短篇,正好今天又有脑洞就抛下另外的坑来写了⁄(⁄ ⁄•⁄ω⁄•⁄ ⁄)⁄

      ...结果努力了一下午就这熊样。

      安纳金x欧比旺无差,暂定是HE后期糖,只不过文笔渣哭慎入坑。【然而我知道并不会有人入坑

      感觉欧比安尼都OOC得快要上天,所以可能都写完之后还会修,欢迎同好的小伙伴们前来提意见?

      lof主没看过TCW和绝地的秘密,安纳金出师时间希瑞死后当天晚上细节还有阿索卡都是根据了解到的资料瞎掰的【捂脸】

      #嘿这儿小雅很高兴认识你(。・∀・)ノ゙#